支持西九起高鐵

六百幾億算什麼, 只不過係六幅白石角地皮, 但係可以換一個未來二十年發展機會, 值得, 值得!!


主辦人: 集會支持西九起高鐵
類型: 活動目的 - 集會
網絡: 全球
日期: 2010年1月15日
時間: 17:45 - 22:30
地點: 立法會門外

我們是一群沒有政黨背景、沒有財政支持,天天默默耕耘,為香港社會作出貢獻的升斗市民。

但我們見到的是基建變政治化,泛民騎劫議案、強姦民意。沈默的一群是時候表達我們的意見。

廣深廣高速鐵路香港段(前稱區域快線)已早在2000年開始討論,而政府亦因應政黨及市民訴求,在2008年年中拍板決定走線,採用專用通道方案。

2009年,由公民黨創黨黨員、公民黨執委會副主席黎廣德為首的「公共專業聯盟」向政府建議高鐵應以錦上路為終點站,及後經多次修改方案後,於11月中提議增建「港島快線」的變相共用通道方案,增建路段以接駁錦上路與機場快綫(及東涌綫),善用現時機場快綫(及東涌綫)的剩餘運力,獲泛民議員廣泛支持。「公共專業聯盟」於本年已出席兩次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而政府及香港工程師學會亦因應「公共專業聯盟」的新建議作出回應。及後,「公共專業聯盟」以政府抹黑為由向政府發出律師信。

泛民普遍認為錦上路方案造價較為合理,而且工程影響較小,更認為政府應重新審視方案,聘用獨立專家再行研究。可是,泛民言論「打倒昨日的我」,反對政府聘用獨立專家研究共用通道或專用通道方案,採用專用通道方案, 盡快興建高鐵。

2006年4月22日,民主黨表達支持專用通道方案的立場,以下為報章摘錄:

(明報) 22/04/2006

最快2013年通車的港深廣高速鐵路(前稱區域快線),港段再惹爭議。新線取道部分西鐵路軌的建議,未能獲得立法會三大政黨支持,民建聯議員劉江華指出,港深廣高速鐵路屬國家級的鐵路系統,港段車速卻明顯過慢,「內地由深圳至廣州(共110公里)車程也只是35分鐘,為何香港段(30公里)這麼近卻要25分鐘?」。自由黨議員劉健儀亦指出,港段平均時速僅得80至120公里,遠低於內地。民建聯及民主黨均要求政府重新考慮採用專用通道方案,興建長30公里的隧道, 由西九龍站直抵邊境,減少行車時間。

2007年2月7日,民主黨及公民黨表達支持專用通道方案的立場,以下為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立法會第3019號文件 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 第九十六及一百頁
http://www.legco.gov.hk/yr06-07/chinese/counmtg/hansard/cm0207-translate-c.pdf

「鄭家富議員:代理主席,未知是巧合還是特首選舉戰臨近,多項停滯不前的跨境建設, 最近竟接連有進展, 例如日前, 九鐵主席田北辰先生與行政長官分別透露, 拖延已久的廣深港區域快線將以專用通道方案興建。...早於九十年代, 政府已進行區域快線的研究工作, 但時至今天, 當內地各城市路段紛紛動工之際,香港卻仍停留在走線爭論的階段。政府仍在共用通道(即與西鐵共用) 或專用通道的問題上猶豫不決。民主黨希望政府採用專用通道方案, 盡快興建廣深港區域快線。不過, 希望政府在採用專用通道的同時, 不要中止北環線的規劃及興建工作。」

「湯家驊議員:我認為廣深港高速鐵路就是近期的最佳例子。公民黨基本上支持興建這條鐵路,但最難以理解的是,為何政府多次聽到立法會各黨派在不同會議中均要求為廣深港高速鐵路興建專用鐵路,但政府及九鐵卻一直不理立法會一致的聲音,反而仍要求顧問公司研究與西鐵共用鐵路及設專用通道這兩個方案。既然立法會已有一致的看法,為何仍要花一大筆顧問費用,研究如何與西鐵合用一條路軌呢? 其實,東鐵的例子正是很好的顯示,我們看到東鐵列車每天也因要遷就18班跨境列車而作出特別的車務安排。東鐵除在開車時間上須遷就直通車,中途站的列車亦因要讓路而有延誤, 每次可以長達10分鐘。相對於東鐵全程平均只須42分鐘的車程, 延誤時間實在不短,對東鐵的乘客相當不便。此外, 東鐵還要應付新界東龐大而分散的人口, 根本無法同時處理本地客及過境客,結果兩面不討好。新界西本身的交通網絡已不算完善, 多年後終於有一條可出市區的鐵路,卻似乎要跟新界東的居民一樣,忍受一些不方便的交通設施。」

根據會議紀錄所言,公民黨並不同意以西鐵綫接駁高鐵,表明不欲令新界西居民不便,為何現時卻要令東涌、青衣居民以至香港國際機場的旅客不便?機場快綫(及東涌綫)早在1998年通車,而西鐵綫卻在2003年通車,為何以黎廣德為首的一眾專家卻未能「明察秋亳」,於2009年才提出方案?就算方案值得研究,可行性卻已遭香港工程師學會及政府質疑。

西九方案研究經年,其中可行性報告歷時一年,花了27億元地質勘探、土木工程和機電工程設計、人流、消費的周密調查,而錦上路方案卻只花數月,而且往往估計失準:

1) 建議橫跨藍巴勒海峽的鐵路橋造價大大被低估,「公共專業聯盟」估計為8億元,但所有香港的建築公司行政總裁根據香港近五年的橋樑建造標書往績,都認為造價需要35億至45億元左右,而且受《保護海港條例》之限制,更可能影響荃灣及青衣居民,影響較採用全程密封隧道的西九方案為大;
2) 「公共專業聯盟」估計錦上路方案影響戶數為五十戶,但政府估計影響戶數為三百戶,為菜園村現時戶數的兩倍,且有可能需要因此縮小大欖郊野公園範圍;
3) 「公共專業聯盟」估計粗疏,連短片製作亦有問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h9rNMh0mI8

1分47秒,代表聲稱青馬大橋每小時班次極限為13.3班,過海隧道每小時班次極限為26.6班,而總共每小時班次極限為40班車,青馬大橋並不是與過海隧道並排,所以13.3+26.6不等於40。3分32秒,代表聲稱
往大嶼山的設計極限26.6班,與前言矛盾,專業性受質疑。

由此可見,所謂的「錦上路方案」技術上不可行,成效受質疑,造價也被低估,是被泛民利用轉移視線、拉布的工具,用以推翻泛民曾參與討論、大力推薦的專用通道方案。另邊廂,部分人士更將高鐵議題政治化,無限上綱上線,肆意攻擊支持議案的議員,形成社會不良風氣,傳媒亦一面倒將焦點放到反高鐵、所謂「八十後」的青年。

有感社會分化加劇,我們決定發起「撐高鐵‧反騎劫‧支持西九方案」行動,有力地表達我們的訴求。只要愛香港、反高鐵政治化、支持通過撥款,都歡迎你穿起黑衣到立法會門外靜坐抗議。

承諾:我們不會要求你「寫定請假信」,不會標籤你為「五十後」、「八十後」、「親建制」、「親泛民」、「支持與反對普選」、「支持與反對功能組別」,更不會要求你流血抗爭。

回應文化,祝福基建。
【發展好品格/我們的基建】(暫時只有純音樂版)
http://www.yijiaqin.net/viewflash.php?file=DGCharacters-OurInfrastructure_v1_Music.swf
沈默的一群是時候表達我們的意見。
歡迎學唱,一齊祝福香港人品格發展和香港人基建。
謝謝大家。
----
想支持,但未能親身出席者,請留言到: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243250721588&index=1
謝謝。

老实说,第一次听到锦上路方案时,第一反应是,“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方案,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方案?”太高明了。

有批评说,锦上路方案是公专盟为了打倒现在的西九方案,堆砌起来的。说句公道话,这不是事实。公专盟的方案已经很久了,甚至比政府现在的西九方案还要久。 从时间来说,前者不会比后者短。

锦上路方案的核心,是“副都心”的概念,在新界西北再造一个副都心出来。金融业留在港岛,创意工业,服务业,相对低增值,但劳力密集行业迁移到新界西北。

实际上,福田,龙华,石壁,都是同样的概念,甚至国内每一个高铁站都是用同样的规划概念。为什么香港不能实行?从就业的角度来说,在新界西北创一个副都心,对香港的推动,比现在的西九方案要大得多。

香港的经济核心集中在市区。可是上海,广州,深圳,都是多核心的,有金融区,有高新科技区,创意文化产业区,分布在不同角落;香港全部挤在一起,结果就是,除了能付出高租值的金融业以外,别的什么行业也不能发展。

天水围,屯门是规划的失误,锦上路方案可以让这些地方起死回生,起码能救六七十万人。

这是锦上路方案最大的亮点。但可惜的是,高铁方案已经政治化,公专盟现在只是一心想打倒政府方案,锦上路方案成为了一个means, not ends,所以他们自己也不说了,怕节外生枝。

锦上路方案(真正的那个,而不是现在那个用来打政府的那个),听起来激动人心,更不要说,还有现在所说的节省费用等的种种好处。尽管我觉得这个毫不重要。这些工程造价一向是做不得准的。

但我自己想,为什么我会倾向西九方案,而不是锦上路方案呢?

两个原因。

第一是因为做不到。锦上路的总站和福田总站的距离只有十多公里,旅客要来锦上路,那还不如在福田下车,反正是一样转车,但票价会便宜很多。锦上路对内地旅客没有吸引力,那就等于对铁道部没有吸引力。铁道部不安排班次的话,每天只有几班车,所谓的副都心效益就无从谈起。

事实上,香港高铁在07从原来的利用西铁的共用通道方案转为专用通道,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铁道部在突然在06年批准设立福田车站。如果按原来方案,深圳只设龙华一个站,大家可以相安无事;但在靠近香港的边界设立福田车站,等于是杀到埋身了。香港还用共用通道是不行的。 在同一个城市内,设立两个高铁站是非常罕见的,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深圳背后做了什么,别人无从得知。但其中一个后果就是,搞到香港非常被动,要打倒昨日的我。

公专盟提出锦上路方案时,说可以每天开上百班,变成一个像内地广州深圳那样的大站。但问题是,设在锦上路,香港就没有了议价能力,有了等于没有。香港高铁的前景不再港铁这边,而在铁道部。

第二个更重要的原因是,香港没有时间。

时间是最大的因素。锦上路方案的卖点,在于发展新界副都心。实际上,香港如果能有完整的方案,有整个发展规划思路,也不是完全没有议价能力。如果香港有这样的方案,只有发改委buy,完全可以要铁道部配合,放多些班次给香港。

问题是香港没有。如果香港要推行这样的发展规划,调整整个新界发展,起码要十年的时间。这是香港体制的现实。香港等得起十年吗?深圳会让你再等十年吗?

如前文的说的,西九方案不是一个理想的方案,只能是一个次优的选择。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锦上路方案看起来秀丽,但是是不可取的。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不知所謂

匿名 說...

支持西九起高鐵

support

匿名 說...

反高鐵, 只是反對草率的西九方案。
政治化, 衝動化的說法如何能解釋苦行?
反對的理據不單是支持菜園村, 你知道嗎?
http://shelovestabo.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09.html
相信小心理財的人會明白

pghk 說...

而家o的學生就係咁, 平時唔聽書, 連考試時間表都唔知, 到考試果日先大大聲話唔夠時間讀書,要求延期, 有o的仲離譜考試期間離場交白卷,話考試唔公平, 老師冇能, 呢個係乜野社會, 大家反省下啦

pghk 說...

跟本係兩件事, 馬上上馬係因為要趕快同大陸高鐵連繫, 呢100億值得什俾。
起係錦上路同深圳福田站只有10分鐘距離, 到時真係冇人搭了, 就算平300億都無冇, 因為另外300億=泡湯, 同埋收一個菜園村已經咁難, 如果錦上路起個大站, 你點知仲有幾多個"菜園村"出黎反對??

引述大口仔blog "假如香港站設在錦上路,可省回300多億。據《信報》報道,因為政府要此方案馬上上馬,而要多花100多億。又,因為屆時需要改善西九附近交通,另需再多100多億。"

匿名 說...

你要收人地, 最起碼要一早通知人地, 香港要花700億起野, 最起碼要一早通知香港人.

你讀邊間學校, 禁唔負責任, 唔將考試時間表通街貼, 日日早會宣佈? 又會臨大考一個星期前先同d學生講下個星期大考? 你用錯例子啦.

將政府同學校相提並論, 即係潛意識覺得學生(市民)要聽學校(政府)話.

依d就係所謂既奴性.

pghk 說...

不如睇wiki網"香港段規劃沿革", 2006年已經提出起高鐵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B%A3%E6%B7%B1%E6%B8%AF%E9%AB%98%E9%80%9F%E9%90%B5%E8%B7%AF#.E5.85.B1.E7.94.A8.E9.80.9A.E9.81.93.E6.96.B9.E6.A1.88

匿名 說...

你仲唔明, 點解而家禁多人不滿. 最主要原因係, 係你政府明知禁大件事, 應該一早大聲講, 等香港人一早討論. 係要大大聲聲講.

你唔覺而家好有問題咩? 整個香港係要等到最尾一刻, 先知道d細節, 香港人十居其9都係岩岩先知咩事, 咁居然就要即時通過.

仲以為香港人係對香港發展無意見? 提升d人對香港發展有意見, 亦都係政府公民教育既責任.

你話2006年開始提出, 你唔好話比我聽你2006已經聽過, 即使你禁好採聽過, 整個社會當時點解無聲出? 因為無人知lor.

匿名 說...

香港向來都係用呢種模式運作, 政府用一貫既溝道公告消息比市民知, 有興趣既人就自己去搵, 去了解. 就好似起mtr 一樣, 當年由起九龍線, 到港島線, 有幾多人會知晒時間表, 路線圖? 如果樣樣野都資訊晒幾百萬人至做, 就無一樣野做得成. 幾百萬人入面, 又有幾多人有足夠既知識, 有足夠時間去研究? 樣樣由市民自己決定, 敢選議員出泥做乜?

匿名 說...

當年d人話要推倒中國帝制, 有人就幫帝制辯護: 中國向來都係用呢種模式運作.

真係唔知笑唔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