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美實在太可惡了

信報社評 : 人民幣一次過大幅升值論是「靠害」
溫家寶總理上周日在兩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談及多個經濟問題,但最引起注意的,是關於人民幣的去向;自〇八年金融海嘯發生之後,美國即有一派意見認為海嘯的根源在於全球不平衡,即中國積累太多美元外滙儲備,這些資金「倒流」入美國,成為融資美國債務的廉價資金,結果「誘使」美國人肆意消費,為金融海嘯埋下禍根。而中國能夠積累龐大儲備,是由於中國政府刻意壓抑人民幣滙率,令中國外貿錄得巨額盈餘,造成嚴重的貿易不平衡,中美的貿易狀況尤其嚴重,奧巴馬政府正是循着此一「線索」,認為壓迫中國政府調高人民幣滙價是扭轉全球不平衡的釜底抽薪方法。

美國不檢討自己在金融監管上的缺失以及人民長期以來養成先使未來錢放膽消費的生活方式,反而「賴」中國的外儲「誘使」他們「走入歧途」,如此荒謬的說法起初還以為是一小撮人之見,現在看來不但不是一小撮,反而成為華府針對中國貨幣及貿易政策的「理論基礎」;帶頭力倡美國不得退讓而且要嚴懲北京的,正是去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明,他在本報的文章(刊今天第三十四頁)是關心中美貨幣戰和貿易戰讀者不可不看的。克魯明如今已成「反華急先鋒」,他在文中力促美國財政部要把中國列為操控貨幣國(下一份報告在四月十五日公布),即使中國以沽售美債作為報復亦無所懼,因為屆時美元被沽而貶值,正好增強美國出口的競爭力!除了敦促華府指控中國操控滙率,克魯明還建議奧巴馬政府使出殺手鐧,向中國產品徵收臨時附加費;按克魯明的建議,對中國的附加費應高達百分之二十五,如果華府接納他的意見,一場中美貿易大戰勢所難免。

溫家寶總理在兩會的記者會上表示:「反對各國之間互相指責,甚至用強制的辦法迫使一國的滙率升值,因為這樣做不利於人民幣滙率的改革。」溫家寶總理雖然沒有點名但反駁美國之意甚明,在外滙市場,溫總之言被演繹成為中國政府會堅守立場不讓人民幣大幅升值,但形勢比人強,中國很難在滙率問題上不做點工夫化解美方來勢洶洶的攻勢。事實上,中國在〇八年中暫時終止了自〇五年七月開始的人民幣升值「路線圖」,再次把人民幣滙價盯住美元,令美元兌人民幣滙價保持在一兌六點八三水平,成為了美國攻擊中方「操控」滙率的最強理據。

重新調整滙率政策,從盯住美元回到跟類似一籃子貨幣掛鈎、維持有管理的浮動滙率制,應是今年下半年人民銀行的重點工作,如果「鬆綁」的話,以中國現在的出口盈餘狀況來說,人民幣升值幾乎是無可避免的結果。上周公布的二月份外貿數據,中國出口同比增長達四成五,強勁的外貿表現,令中國有信心在人民幣滙價微漲之下仍然不會對出口造成重大影響;據內地媒體報道,國家多個部委正開始就人民幣升值對勞動密集型企業進行調研,評估升值對它們的影響,以勞動力密集的紡織行業為例,它們的利潤率僅在百分之三至四之間,即使人民幣滙價微升(以NDF計,市場預期下半年人民幣升值約百分之三),已足以侵蝕整個紡織業的利潤,屆時不但出口受打擊,就業市場同樣會受影響。

由於中國仍然依賴出口帶動增長,人民幣滙價牽一髮動全身,今年中國的經濟表現包括外貿、增長、就業等不同環節,都會視乎人民幣滙價的走向,上月大炒家索羅斯在一個研討會上建議中方一次過讓人民幣大幅升值,既可令經濟降溫,又可以把通脹「轉嫁」往國外,一舉兩得;但從中國目前的經濟結構來看,人民幣一次過大幅升值無異於自殺,對經濟會造成無法估計的衝擊,索羅斯的建議是「靠害」多於建言!歸根到柢,人民幣滙價問題的根源是跟美元掛鈎,要找出根治方法,人民幣國際化是唯一出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