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可能真係唔加息, 所以hibor應該可以玩埋今日

第壹流 虎年股年一定好 2010年02月11日

09年理應是投資者豐收的一年,恒指從年頭到年尾升了 52%,但實際上賺到可觀利潤的投資者卻不多,原因是大部分升幅在 3月至 6月期間出現。 09年 3月前投資氣氛慘淡,不少人預測全球經濟將步入大蕭條,股市會衰幾年。因此,假如投資者錯過了 3月至 6月的升幅,收穫一定有限。

去年是典型的「轉角市」,即是股市出現突然和未能預見的轉勢,而 3月是分水嶺。「轉角市」出現,是因為大部分投資者看錯市。股市是由千千萬萬投資者組成,群眾儘量以自己的一套邏輯作投資決定,跟隨群眾能賺錢的機會不大,因為當群眾的想法相近,股價早已反映了群眾的取向。只有能看得出群眾走錯方向的智者,在股市真的出現「轉角市」的時候,獨自向相反方向走,才有機會賺到可觀利潤。「轉角市」出現的時候,群眾的看法一定是錯。
09年 3月左右,投資者錯在過分悲觀,造就了機會予智者獲利。
《華爾街日報》報導對沖基金 Appaloosa Management於去年賺了 70億美元,是 09年表現最出色的對沖基金,
其基金經理 David Tepper個人荷包進賬 25億美元。對沖基金在 09年賺到錢並不稀奇,但Appaloosa獲利的金額(賺取 70億美元)和幅度(基金上升 120%)之大令人乍舌。管理小規模的基金,隨時因為運氣好,買中三兩隻股票,而錄得驕人升幅。 Appaloosa於 09年初的規模已經是數十億美元 基金這麼大規模,在一年內翻一番不可能是靠運氣。

為 David Tepper賺大錢的投資,不是依賴複雜數字方程式的衍生工具,也不是只供大戶參與的另類投資工具,而是他在低位購入美國銀行股。沒錯, David Tepper買的是你和我也可隨時買到的美國銀行
和花旗銀行股票。 09年初,美銀和花旗股價不停下跌, David Tepper相信政府救市措施會奏效,市場遠遠低估了銀行股的估值,所以大手吸納。 David Tepper回想那時候,經紀告訴他是唯一大量入貨
的投資者,他愈買愈跌,愈跌愈買。 David Tepper捕捉到「轉角市」,不足一年替基金和自己賺取巨利。
群眾不是經常走向同一方向,因此「轉角市」不是每年都會出現,其實股市大部分時間的表現是平穩。近日道指貼近一年最高位,不過經濟數據欠佳,尤其是失業情況已達至危險水平,導致消費不振,不單打擊美國本土經濟,更影響新興經濟的出口。最近出現的杜拜債務危機,本來直接牽連有限,但全球投資市場震動,連港股也單日跌逾一千點,可見投資者信心虛弱。投資市場氣氛良好,但實體經濟弱不禁風,這是一個困擾投資者的矛盾。
投資市場和實體經濟背道而馳的矛盾,製造出兩道巨大力量,使我相信虎年股市跌不得。這兩道力量是︰
一、政府退不得
一年前全球經濟陷於崩潰邊緣,彌漫着恐慌氣氛,一年後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大家彷彿回到歌舞昇平的日子。事情當然不是這麼簡單,全球經濟沒崩潰,是因為各國政府果斷地入市,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把逆勢扭轉過來。政府為了拯救經濟,做了許多平日不會做的事情,例如投入巨額資金振興經濟、直接參與企業股權等。入場之後,政府要解決的是找時機離場。
以中國為例,中國政府會否收緊信貸,這決定將左右內地股市去向。過去一年,為對抗金融海嘯,中國政府透過國有銀行推行寬鬆借貸政策,此舉不錯可刺激經濟,但同時有可能製造資產價格泡沫。近期內地股市和地產市場不斷上升,某程度上是受惠於寬鬆借貸政策。內地決策者不可能不知道政府入市的代價,但面對不入市的後果可能更壞的情況下,這是一個兩害取其輕的抉擇。
09年中國政府成功「保八」,表面上經濟強勁,甚至亮起通脹紅燈,然而由政府出錢出力堆砌出來的一片繁華,底層下暗湧處處,退市產生的負面影響未可料。中國經濟在金融海嘯的表現,無疑把其他發達國家比下去,決策者的自信心提高了,但離開下令決斷地退市仍有一段距離。中國政府高層的重要表現指標之一,是穩定,資產價格泡沫的持份者不止是一小撮富豪,只要泡沫不是膨脹到危險地步,政府不會(或不敢)下重藥,冒硬着陸之險。這一刻,我看不到中國政府具退市的勇氣,因為付出的政治和經濟代價太大。
全球政府救市的如意算盤,是在最危急關頭伸出援手,避免災難事件發生,當情況稍為穩定,讓經濟靠自己的動力慢慢復原,政府便可無聲無息離場。可是入市一年後,全球實體經濟底子仍虛弱, 2010年不是合適的大規模退市
時間。各國政府之影子在全球經濟依然無處不在,各國政府在 2010年的首要任務,依然是確保經濟平穩。
二、低息環境持續
論股市不可能不顧及利率,古今中外,無風險的銀行存款永遠是股票投資的競爭對手。即是說,投資者不停在計算機會成本,假如無風無險在銀行存款能賺取 5釐利息,我相信投資股票的意欲會很不一樣。
利率方向不是天意,是由人來決定。全球投資者都注視着美國利率走勢,因為美國經濟影響着全世界,聯儲局主席被視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人之一,正是因為他可左右美國利率方向。聯儲局不是一個黑盒,它是由人組成,而其中最重要的主席一職,是由美國總統委任,再經參議院確認。我不認為聯儲局主席無立場,完全獨立,因為他不是從天而降,而是被政府委任。因此,我相信利率走勢,並非純粹由經濟來決定。

奧巴馬面對眾多問題中,最棘手是失業問題,其他如阿富汗、醫療改革等,相比之下都是長期問題,可以長期手段去應付。失業問題直接影響美國人心,直接影響奧巴馬受選民愛戴的程度。 2010年是美國中期選舉年,民主
黨近期聲勢大跌,未來一年奧巴馬急須挽回選民的支持。解決失業問題必定要從根源着手,而最重要任務是振興經濟。美國在 2010年大幅加息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換句話說, 2010年全球利息將會停留在一個低水平,而加息幅度一定是有限。

一定好是因為經濟差投資者未必能接受實體經濟跟股市背道而馳,但世事就是這麼矛盾。 2010年股市一定好,原因是經濟持續地差,各國政府為保持經濟平穩,不敢做出激進行動。另外,為了振興經濟,聯儲局不會大幅加息,這些都是有利股市的因素。我相信虎年股市會是平穩地上升的一年。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
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蔡東豪)

沒有留言: